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货币政策

别指望财政刺激政策

格林:尽管从经济方面来说出台财政刺激措施是合理的,但从政治方面来说,出台财政刺激前景渺茫。

今年我们不断地听到有人说,当下一次经济衰退到来的时候,协同的货币宽松政策是不够的。财政刺激对于维持全球增长将是必要的。遗憾的是,这种说法使我想起了我小时候的圣诞节愿望清单。连续几年,我都把妈妈给我生个弟弟当成头号愿望。但是,一门心思地希望某件事发生不足以让愿望实现。

人们普遍认为,各国央行没有解决全球经济面临的供给侧冲击所需的工具。世界陷入流动性陷阱,利率持续低企,储蓄过剩。财政刺激将是摆脱这种局面的一种方法。

但是,尽管从经济方面来说是合理的,从政治方面来说是有问题的。在美国,2020年举行大选意味着两党几乎不可能就任何重大新举措达成共识。选举年出台财政刺激措施并非史无前例——在2008年2月经济出现剧烈放缓的迹象之际,民主党领导的国会和共和党总统通过了一项计划。但美国今年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为1.9%,虽然缓慢但并不令人担忧。

即使在2020年之后,推出财政刺激措施的前景也可能是有限的。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说,有必要进行基础设施支出,但是多年来一直无法就如何为此买单达成共识。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最近预测,明年美国预算赤字将超过1万亿美元,这让达成协议的难度加大。

欧元区出台重大财政刺激措施的前景同样渺茫。许多人寄望于德国,德国拥有大量的经常账户盈余,反映出国民储蓄超过投资。但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所在的中右翼党派基民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将预算平衡视为其最高成就之一。财政部长奥拉夫•舒尔茨(Olaf Scholz)在今年8月表示德国可能推出500亿欧元的财政扩张计划,但又明确表示他不急于这样做。

部分原因是,即使不进行公共支出,德国经济前景面临的某些风险(贸易和英国退欧的不确定性)也可能减弱。还因为,正如许多基民盟议员向我解释的那样,德国政客更担心失业而不是增长。轻度的衰退不足以引发财政反应。那需要失业激增,而到目前为止,劳动力市场仍然保持强劲。德国的回旋余地还受到其宪法的限制——宪法规定,联邦政府在非危机时期的结构性赤字不得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35%。这种债务制动将明年的刺激措施限制在最多50亿欧元,并在之后的几年中限制在100亿欧元——这几乎改变不了什么。

法国和意大利仍处于恢复财政信誉的漫长而艰难的道路上,几乎没有支出空间。如果情况真的变得很糟——我们离这还很远——欧元区可能会以气候变化倡议的幌子推出财政扩张计划。德国最近启动了一项540亿欧元的计划来应对气候变化。欧元区政府和公司可能会加大发行绿色债券来投资环境项目,欧洲央行(ECB)已经在购买这些债券。

中国当局在2008年和2015-16年度经济增长放缓时出台了庞大的刺激措施,这刺激了经济并提振了全球需求。这次,北京的刺激政策更具针对性并聚焦于国内,减少了溢出效应。

我不会屏息以待世界各大经济体的重大财政刺激。我们真正应该问的问题是,如果没有重大财政刺激措施出台会发生什么情况。有句老话说得好:希望不是策略。我想要妈妈生个弟弟。现在我有三个妹妹。

本文作者是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高级研究员

译者/裴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3分彩技巧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