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政策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走势的五个关键疑问

沈建光:贸易“休战”能否改善短期出口下滑?如何看待9月消费、工业生产的改善?货币政策放松开始见效了吗?地产脱钩,经济政策如何考量?
1天前

债市观察:从“两个预期”看债市走势

蔡浩:促发展、稳增长、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是当前宏观政策施策第一要务,这也促成了“两个预期”的形成,短期和长期均对债市形成利空。
3天前

全球经济政策制定者在集体玩火

沃尔夫:贸易冲突、英国退欧等“蠢事”在威胁世界经济。我们在集体玩火,更糟糕的是在一栋易燃的建筑物中玩火。
2019年10月17日

市场为何误读政策取向?

周浩:市场的放松呼声逐步偃旗息鼓,某种程度上表明市场预期已逐步转向,但市场为什么再次错判中国政策的取向?
2019年10月17日

货币政策“黑洞”给全球经济带来风险

萨默斯:一些重要经济体已经陷入或濒临陷入货币政策黑洞,政策行动必须转向从其他方面着手,刺激稳健的支出才是良策。
2019年10月14日

美联储将每月购买600亿美元国债

美国央行正寻求缓解导致近期隔夜借款成本上升的现金短缺问题。这一为期至少6个月的操作力度之大令华尔街分析师感到震惊。
2019年10月12日

负利率并非魔法棒

邰蒂:作为一种非常规货币政策,负利率不仅可能扭曲市场,还会加深投资者的忧虑,挫伤投资者信心。
2019年10月11日

美联储会不会错判通胀前景?

戴维斯:美联储鹰派与鸽派之间的分歧集中在对通胀风险的判断。鹰派担心通胀上升而不愿进一步降息,以鲍威尔为首的鸽派则认识到通缩风险。
2019年9月24日

美联储干预回购市场的背后

隔夜利率面临上行压力,是准备金变得越来越少的标志。市场人士认为,想长久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央行再次扩大其资产负债表。
2019年9月20日

中国央行再次下调LPR但未能提振股市

中国央行将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从4.25%下调至4.20%,同时中期借贷便利(MLF)和五年期LPR保持不变。
2019年9月20日

回购市场迷云显示美联储正在“盲飞”

邰蒂:本周美国的“暂时性”资金紧张掀起轩然大波,这显示美联储和投资者都不完全理解金融机器的齿轮是如何啮合的。
2019年9月20日

“恶魔代言人”会对欧洲央行鹰派说什么?

桑德布:货币政策鹰派自视为正统守护者,因此他们不妨从梵蒂冈这个古老的正统思想堡垒汲取灵感,听一听反面意见。
2019年9月12日

低利率常态化:货币问题还是财政问题?

吴金铎:负利率合理之处何在?负利率政策和负国债收益率是货币问题还是财政问题?美国日本德国及瑞士低/负国债收益率反映什么问题?
2019年9月10日

美联储若重启QE可能进一步压低全球通胀

周茂华:如果美联储重启非常规政策(QE)将对全球经济意味着什么,这又将对中国产生何种影响?
2019年9月6日

各国央行陷入无望的货币战争

沙阿:10年前各国央行开始采取非常规货币政策,结果使得它们在下一轮衰退来临时只能暗中利用利率来针对货币做文章。
2019年9月5日

“日本化”正蔓延全球?

“日本化”是经济学家形容日本近30年来对抗通缩和乏力增长的术语。分析师们担心,欧美也将陷入类似的困境。
2019年8月29日

美联储重申其政策不受政治因素影响

美联储女发言人表示,美联储的政策决定完全依据国会授权其发挥的职能,政治考量绝对不会发挥作用。
2019年8月28日

美联储内部对7月降息有分歧

美联储7月会议纪要显示,部分官员主张更大幅度降息,部分则主张维持利率不变。这为美联储的下一步行动增加了不确定性。
2019年8月22日

LPR:不再犹豫

周浩:LPR政策效果“很难量化”。影子银行体系、房地产金融风险以及合规风险与杠杆风险,都需要正视。
2019年8月21日

央行改革LPR机制意味着什么?

张明、郭子睿:LPR报价改革可能只是利率市场化的过渡性选择,而非最终模式。未来更需要商业银行提升定价能力及监管指标考核体系的调整。
2019年8月20日

经济政策应瞄准经济下行底层原因

刘海影:应对中国经济增速下行,最应做的是扩大民间经济自由,破除对无效率经济组织的保护,其间中国经济增速下行仍将持续一段时间。
2019年8月20日

中国小幅下调新机制下的一年期LPR

这一下调幅度低于市场的预期。分析师认为,新LPR的影响可能有限,此外贷款利率降低还会加大银行的盈利压力。
2019年8月20日

中国央行会降息么?

周浩:中国央行是否降息,应考虑内外经济局势。在全球降息浪潮中,选择降息似乎是个可行选项,但降息可能代表着此前整体策略的变动。
2019年8月14日

人民币汇率波动可能影响亚洲其他货币

中国央行实行了更严格的资本管治,人民币“破7”可能不会造成人民币大幅贬值,而是给亚洲其他货币带来巨大压力。
2019年8月8日

美联储自金融危机以来首次降息

美国央行将主要利率下调25个基点,并宣布8月1日起停止“缩表”,还发出信号表明准备在必要时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
2019年8月1日

中美货币政策的制定和执行

邹至庄:中美两国货币政策制定执行有何不同?关于制定货币政策的方法,经济学界有两派不同的意见。这两派被称为规律派与酌处权派。
2019年7月29日

“降息潮”来袭,影响几何?

周茂华:近期多个经济体加入降息队伍,全球央行是否会重启宽松周期?这对中国的政策和市场又有何影响?
2019年7月24日

美联储准备降息25个基点

尽管受到要求加大刺激力度的政治压力,美国央行仍然决定以审慎方式放松货币政策。
2019年7月22日

姆努钦:华盛顿对美元的立场“目前”没有变化

美国财长在G7会议间隙发表言论之际,华尔街对特朗普政府可能干预汇市以压低美元的风险感到焦虑。
2019年7月19日

IMF代理总裁支持各大央行宽松政策

利普顿在接受FT采访时,几乎不加掩饰地赞同美联储和欧洲央行采取新的货币刺激措施。
2019年7月15日

FT社评:美联储转向鸽派看起来像是向特朗普投降

市场预计美联储很快将降息。许多人将该等降息行动视为屈服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压力。但美联储绝不能沦为总统的逢迎者。
2019年7月15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