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政策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联储:倾听美国经济现实

美联储组织的“美联储倾听”活动既帮助其了解美国经济现实,也成为其提供货币政策“前瞻性指引”的一种工具。
2020年1月19日

全球经济的症结在哪里?

格林:对于工业化国家低增长、低通胀和低利率的现状,一些经济学家将其归咎于供应疲弱,另一些经济学家将其归咎于需求疲弱。
2020年1月19日

桥水:央行宽松政策将促使金价上涨

桥水基金认为,随着各国央行接受更高的通胀水平,以及政治不确定性增加,金价可能飙升至每盎司逾2000美元的创纪录高点。
2020年1月16日

央行宽松政策引发企业创纪录发债

全球企业趁借款成本较低之机在2019年发售创纪录数量债券,并在进入新年后第一周就竞相发债,令政策制定者再度担忧债务水平飙升。
2020年1月13日

对近期债市热议话题的思考

蔡浩:鼠年春节前市场关注的重点已重新聚焦,货币政策、地方债、定开债基是市场谈论最多的话题,而对经济基本面走势的关注反而有所淡化。
2019年12月27日

央行需要解释负利率的好处

尤尼乌斯:各国央行需要说老实话,坦承商业银行将负利率传递给客户是正确做法,因为实行负利率的本意就是希望家庭少存钱、多消费。
2019年12月17日

中国CPI通胀上扬而PPI下降

11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4.5%,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1.4%,这使央行放松货币政策的空间受到挤压。
2019年12月11日

负利率究竟意味着什么?

伍治坚:现阶段负利率主要存在于欧洲和日本,而且负的幅度有限,但负利率对于普通老百姓和经济的影响,远远超过大多数人的想象。
2019年12月4日

美联储考虑让通胀“超标”

有关人士的讲话显示,美联储考虑做出一项承诺:在通胀率没有达到其目标水平时,其将暂时提高通胀目标,以弥补缺失的通胀。
2019年12月3日

以史为鉴:从票据利率创新低看宏观走势

蔡浩:票据利率与国债收益率并非第一次倒挂,自次贷危机以后,类似的情况一共发生了三轮。那么倒挂的原因是什么,这又预示着什么?
2019年11月26日

2020年中国经济展望:新旧年代间的转换

程实、钱智俊:聚焦明年,伴随正向循环的初步成形,三条主线的交汇点有望提供最具潜力的结构性机遇,由线及点、做好加法将是把握新机遇的关键。
2019年11月19日

债市观察:央行降息轨道开启了吗?

蔡浩:货币政策施展的空间越来越有限,降息轨道即便打开,也将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为目的的资产端降息,而并非金融市场所期待的负债端降息。
2019年11月13日

如何解读央行“降息”?

周浩:“降息”很难给出一个明确的对于货币政策的方向性解读。各种操作之后,央行可能只是通过“降息”来检测一下市场反应和实际效果而已。
2019年11月12日

拉加德接任欧洲央行行长 面临改革呼声

同僚们利用新行长上任之际提议各种变革,包括在设定利率时举行投票。许多想法源于对前行长德拉吉主持辩论方式的不满。
2019年11月11日

美债收益率曲线怎么了?

戴维斯:美联储今年3次降息,美国债券收益率曲线却没有变陡,一种解释是,市场下调了对实际长期均衡收益率的估计。
2019年11月11日

中国货币政策是“保增长”还是“防通胀”?

沈建光:在经济下行态势仍未有明显好转的情况下,中国央行无疑面临抉择。下一阶段的货币政策是“保增长”还是“防通胀”?
2019年11月6日

别指望财政刺激政策

格林:尽管从经济方面来说出台财政刺激措施是合理的,但从政治方面来说,出台财政刺激前景渺茫。
2019年11月6日

中国三年多来首次下调MLF利率

消息公布后中国股市小幅上涨,债券收益率下降。一些分析师预计,未来几个月中国央行会继续放松政策。
2019年11月5日

降准仍在轨,降息也在途

胡月晓:经济转型带来的经济持续底部徘徊,使得企业经营难度上升,叠加基建投资重要性的上升,让“降成本”成为下一步“供给侧改革”的重心。
2019年10月31日

中国经济走势的五个关键疑问

沈建光:贸易“休战”能否改善短期出口下滑?如何看待9月消费、工业生产的改善?货币政策放松开始见效了吗?地产脱钩,经济政策如何考量?
2019年10月23日

债市观察:从“两个预期”看债市走势

蔡浩:促发展、稳增长、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是当前宏观政策施策第一要务,这也促成了“两个预期”的形成,短期和长期均对债市形成利空。
2019年10月21日

全球经济政策制定者在集体玩火

沃尔夫:贸易冲突、英国退欧等“蠢事”在威胁世界经济。我们在集体玩火,更糟糕的是在一栋易燃的建筑物中玩火。
2019年10月17日

市场为何误读政策取向?

周浩:市场的放松呼声逐步偃旗息鼓,某种程度上表明市场预期已逐步转向,但市场为什么再次错判中国政策的取向?
2019年10月17日

货币政策“黑洞”给全球经济带来风险

萨默斯:一些重要经济体已经陷入或濒临陷入货币政策黑洞,政策行动必须转向从其他方面着手,刺激稳健的支出才是良策。
2019年10月14日

美联储将每月购买600亿美元国债

美国央行正寻求缓解导致近期隔夜借款成本上升的现金短缺问题。这一为期至少6个月的操作力度之大令华尔街分析师感到震惊。
2019年10月12日

负利率并非魔法棒

邰蒂:作为一种非常规货币政策,负利率不仅可能扭曲市场,还会加深投资者的忧虑,挫伤投资者信心。
2019年10月11日

美联储会不会错判通胀前景?

戴维斯:美联储鹰派与鸽派之间的分歧集中在对通胀风险的判断。鹰派担心通胀上升而不愿进一步降息,以鲍威尔为首的鸽派则认识到通缩风险。
2019年9月24日

美联储干预回购市场的背后

隔夜利率面临上行压力,是准备金变得越来越少的标志。市场人士认为,想长久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央行再次扩大其资产负债表。
2019年9月20日

中国央行再次下调LPR但未能提振股市

中国央行将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从4.25%下调至4.20%,同时中期借贷便利(MLF)和五年期LPR保持不变。
2019年9月20日

回购市场迷云显示美联储正在“盲飞”

邰蒂:本周美国的“暂时性”资金紧张掀起轩然大波,这显示美联储和投资者都不完全理解金融机器的齿轮是如何啮合的。
2019年9月20日

“恶魔代言人”会对欧洲央行鹰派说什么?

桑德布:货币政策鹰派自视为正统守护者,因此他们不妨从梵蒂冈这个古老的正统思想堡垒汲取灵感,听一听反面意见。
2019年9月12日
12345678910››下一页›|